“闯青岛,闯了青岛闯鲍岛,闯了鲍岛闯湖岛”,透着辛酸,也可以

发布时间: 2019-12-02 16:34:07 来源: admin

 

“闯青岛,闯了青岛闯鲍岛,闯了鲍岛闯湖岛。”这句流传于旧社会码头工人之间的歌谣,充满酸涩,劳苦大众来到青岛,到鲍岛大港码头一带干苦力,挣点微薄的工钱,结果到死还是穷得买不起墓地,只能到葬在湖岛村南义地(旧时掩埋穷人的公共墓地),这也成了他们闯青岛的最后一站。

  提起湖岛村的义地,村民们都比较熟悉,“小时候都上那里去玩儿过”,虽然不乏有毛骨悚然的经历,但孩子们的好奇心无人能阻挡。她们告诉记者,“当年,那些有钱的外地人去世后,都吊在一座房子里,棺材用绳子吊在房梁上,没钱的才把棺材埋起来”,她们曾隔着窗户往里望,十来个较为高档的棺材挂在半空中,有些瘆人。后来这处房子改建成了小学,如今已经消失。

  湖岛村南高坡之下的这片义地本为官府所置,是为客死青岛的异乡人埋葬之处。1904年11月12日,胶澳总督府公布《义地章程》,对义地的使用进行了规定。“据村里老人讲,这里起先埋葬的是‘天理教’反清殉难者,当年尸骨是从海西用船将其运来的。‘天理教’起事于嘉庆十八年(公元1813年),年代久远,无人记传”(《“湖岛子”往事》)。在村民的记忆里,这里埋过的名人是清宣统皇帝的七婶子,一位王爷的侧福晋,她到青岛游玩时,染病身亡,埋在此处。

  义地里,有几座墓碑非常特殊,因为这里埋葬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。

  探访湖岛村时,刘锦女士发现了一块特殊的墓碑,圆柱形浅灰色石碑与中国传统的墓碑不同,刘锦告诉记者,当时村民们都以为是卷烟厂火灾遇难女工,上面书写着“无缘墓碑”四个大字。但读了上面镌刻的碑文,刘锦发现,这里是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时,为开发台东镇曾张贴告示,要求1918年9月末前把“台东镇西北华人义地的墓全部迁至湖岛义地”,过了期限后,仍有大批墓碑没迁,1919年2月,“当局将1651座未迁移的坟作为无主坟统一迁到湖岛,做成一座‘无缘墓’”,上面刻着不足百人的名字,其他名字估计不可查考。

  还有一块小小薄薄的“纪念碑”让刘锦印象深刻,“石碑顶上横刻着‘纪念碑’三个字,竖的一排是‘中国山东烟草公司火灾遇难女士’字样,下面依次排着遇难女工的名字,露在地面上的有十三个名字,以‘某某某之女(或之妻)某某’的格式,概括了曾经鲜活美丽的生命,其中年龄最大的四十二岁,最小的只有十四岁。立碑落款是民国十九年(1930年)八月”,后来,刘锦查到:山东烟草公司由民族资本家战警堂投资10万银元,创办于1928年,卷烟厂位于青岛大港二路1号,招募职工370人,生产“齐鲁”、“四宝”等牌子香烟,是青岛开办的第一个民族资本卷烟厂。一份1930年的官方统计报表显示,1930年发生火灾,死亡15人,其中13人为女性。

  就在火灾发生前三年,一场车祸让30多人葬送性命,这些人也被埋葬在湖岛义地里。

  1927年至1937年间,鲁西发生水灾农业歉收,许多农民从青岛乘船到东北逃荒,胶济铁路也因此人数徒增,为了及时运送灾民,每天加开一辆低价临时列车(俗称小票车)。1927年3月9日凌晨5时,第6次难民列车和交通部次长兼铁路督办郑洪年的第4次专列在湖岛发生激烈撞击,据《胶澳志·大事记》1927年记载:“9日5时,第六次火车误点,在四方西一里之地与第四次由沧口开来之车互撞。当时轧毙31人,受伤40人,旋因重伤致死者5人。当由路局分别抚恤。路局之车务副处长钱宗渊、段长蒋之鼎、副站长李衍林撤差缉办。路局正副局长各记大过一次。”对此,钱宗渊感到很“冤枉”,1927年3月25日,他在《中国青岛报》刊发启事,称此次事件并不是自己的责任,“纯由沧口站副站长李衍林违法窃取路牌”违章放行列车所致。无论谁的责任,惨祸已经发生,30多条生命永远葬在了这片坟墓之中。

  如今,这些坟墓连同那些故事一起卷进历史的云烟,只有一些老人在聊天中还会偶尔提起。

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快三app 上海快3投注 manbetx体育 福建11选5投注

上一篇:3天8千里!386名学生跑出我爱你中国,花式表白祖国
下一篇:鲁能强援:曼联解雇世界最好的穆帅太草率!我对离开一点都不后悔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2018-2019 alosbau.com 署波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